非洲杯探秘:归化为主流 3成非洲杯球员源自欧洲

MIKU米库 2022-01-09 10:30:56

30年前在塞内加尔举行的非洲杯,一共只有12支球队参加,被征召的264名球员只有3名球员来自于欧洲,他们分别是来自伦敦母亲是英国人的尼日利亚球员阿格博·拉、出生在法国的阿尔及利亚球员桑加布和布阿菲亚,但是即将点燃战火的2022年非洲杯,却有多达191名参赛球员出生在欧洲,这几乎是全部参赛球员总数的30%,甚至有些球员还会因各种原因没有被普查。

为何3成非洲杯球员来自欧洲?

为何3成非洲杯球员来自欧洲?

当然,我们可以用由于特殊环境,本届非洲杯允许一支球队征召28名球员,导致来自欧洲的球员基数的增加。但如此高的比例,我们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在归化球员盛行的今天,非洲杯已经不仅仅是非洲球员的杯赛,来自欧洲具有非洲血统的球员已经逐渐成为了非洲杯的主角。

导致非洲杯欧洲球员盛行的一大原因在于国际足联的政策问题,在1992年,如果一位球员代表欧洲国家的青年队出场比赛,那么他就再也无法更改所效力的国家,当时有诸多的非洲裔球员向往欧洲梦,因此都希望能够跻身欧洲的国家队行列,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这一规则在现如今已经发生了变化,一些在欧洲国家难以获得机会的球员,则将非洲视为国际比赛的又一机遇。

据统计,本届非洲杯已经有30名球员曾经代表过欧洲国家的球队有过登场亮相,甚至有球员已经代表过欧洲国家的成年国家队,他们分别是代表过英格兰的考尔克(塞拉利昂)和扎哈(科特迪瓦),代表过西班牙的穆尼尔(摩洛哥)以及代表过瑞典的贝尔蒂尔(几内亚)。这些球员都是在原本的国家队难获出场机会最终决定改换门庭,当然也有不少在青年队取得了巨大成功且被视为未来之星的球员,最终回归本源代表他们父母国家为非洲国家队出场,他们是曾经在2013年跟随法国赢得U20世青赛冠军的前尤文球星莱米纳、为法国赢得了2016年U19冠军的安古内以及那不勒斯的球星库利巴利,很少人知道这位意甲最佳中卫曾经在2011年的U20世青赛上代表比利时青年队闯入了半决赛。

2018年世界杯冠军法国队中有多达14名球员具有非洲血统,且刚刚过去的欧洲杯参赛球员中就有55名球员是非洲后裔,虽然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欧洲国家队从非洲这块大陆汲取了足球营养,但是最近几年来,北方到南方的一条路也已经被打开,有诸多的非洲球队开始寻找移民的儿子,说服他们加入他们父母甚至祖父辈的国家,最典型的例子就包括本届非洲杯才首次进入决赛圈的科摩罗,在他们所征召的28名国家队成员中,就有多达24名出生在法国的球员。科摩罗的主教练是阿卜杜,他也出生在法国的马赛,而马赛当地就有一个很大的科摩罗移民殖民地。与之类似的情况还包括赤道几内亚国家队,他们阵中就有多达16名球员在西班牙出生。

当然,提到非洲球员归化欧洲球员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利亚在上一届非洲杯队内就有14名球员来自于法国,主帅贝尔马迪也出生于巴黎附近,凭借着这一支法国混编军,阿尔及利亚成功夺得了非洲杯的冠军。本届非洲杯阿尔及利亚同样如此,队内法国球员就多达11名,除此之外还有一位来自荷兰的球员。当然,有诸多法国巨星也是阿尔及利亚后裔,比如齐达内、姆巴佩、本泽马等等,有非常多的阿尔及利亚国脚都是梦想着能够追随这些巨星的脚步为法国队出场,但是在数次无缘国家队之后,最终遗憾地选择代表阿尔及利亚。

同为阿拉伯地区的摩洛哥阵中也有非常多来自法国的球员,本次大名单摩洛哥就有5名出生于法国,除此之外还有4名球员出生于比利时和荷兰,2名球员出生于德国,一名球员出生于加拿大。

据统计,本届非洲杯一共24支参赛球队,只有3个国家队中没有来自欧洲的球员,他们分别是埃及、埃塞俄比亚和马拉维。在多达191名欧洲球员中,来自法国的球员占了其中的109人,其次是西班牙的21人、英格兰的16人、荷兰的13人、葡萄牙的9人等等,当然,由于非洲血统的混乱局面,也出现了欧洲兄弟为两支不同的非洲球队效力的情况,比如几内亚比绍的门将戈米斯,他的弟弟阿尔弗雷德却效力于塞内加尔。

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平台删除

推荐阅读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