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连线足协主席陈戌源(文字版):干货满满!中超预备队国青确定踢中乙 !

圣何塞 2020-05-08 02:24:55

白岩松视频连线陈戌源

白岩松视频连线陈戌源

球天下5月7日讯 在今晚的央视新闻频道《新闻1+1》栏目中,主持人白岩松就中国足球在疫情冲击之下处于什么样的状态,通过视频电话远程采访了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

在采访中,陈戌源主席回应了诸多外界关切的问题,他透露了包括40强赛确定在9月到11月举行、新赛季的中超将分组分阶段进行、下赛季中超U23预备队和国青确定要参加中乙、各级职业俱乐部都面临生存危机和接下来将推行的30%-50%的减薪政策,以及职业联盟最多还有2个月就将成立等一系列重要消息,可谓是“干货满满”。

以下是采访全部内容:

白岩松(以下简称“白”):陈主席您好。首先,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都看到了一条新闻,说中国足协5月18号正式复工,然后有人开玩笑说,‘哦,难道过去这段时间,中国足协没上班吗?’这是否是一个误解?疫情期间中国足协以及您一直在做什么工作?

陈戌源(以下简称“陈”):事实上,中国足协从2月6号开始就没有停止过办公,因为按照体育总局和北京市防控的要求,我们逐渐地从低位逐渐向高位运行,这么一个转变。

这上个月来,我觉得中国足协呢,还是聚焦这么几个方面的工作,一个是各级国家队的备战,第二呢是根据中央《中国足协改革方案》的总体要求,我们编制了一个中国足协改革的具体实施意见,第三呢我们是整个足协的自身改革,包括机构的调整包括人员的到位,第四呢我们对联赛的各种可能性,做了充分的研究,包括在新的形势下面联赛的整个运行方案,包括足协的我们一些日常事务等等,包括尤其是防疫工作,我们和各俱乐部一起做好防疫工作。

事实上,我觉得足协挺忙的。(笑)

白:事实上,当然首先要关注国家队,因为很快呢中国男足的集训就将开始了,而且是在上海,而且还要跟中超的两家俱乐部打比赛,但是一个核心的问题是,这么久没有打比赛了,在防疫的情况下,如何确保防疫效果?

陈:嗯,我觉得这次国家队集训,主要是两个目标,一个目标,在确保防疫安全的情况下面,进一步增强队员们的技战术演练的水平,第二个呢,想通过一些热身赛,来提高整个国家队备战的实际能力。

当然,防疫是第一位的,我们在上海赛区,也根据上海市整个防疫的要求,整个训练比赛都是在封闭情况下进行的,这样能够比较安全地确保,球队的安全和整个防疫工作的安全,我觉得这是必须的。

白:嗯,接下来大家去关注的当然是40强赛,疫情使它受到了一定的冲击,现在整个的赛事是否已经在和亚足联包括国际足联的沟通过程中,已经知道我们将如何去备战?

陈:嗯,这两个月我们和亚足联,包括和国际足联进行了比较充分的沟通,从目前的沟通情况来说,应该说40强赛基本时间,在9月份到11月份这个区间,应该是要完成的,否则的话对明年的世界杯会产生一个重大的影响,所以现在国家男足球队在整个备战也是按照这个时间表去做好备战工作的。

40强赛确定在9月-11月举行

40强赛确定在9月-11月举行

白:但是我们剩下的这几个对手,其实各自防疫的情况现在还不确定,我们是否也有预案,也有难题和挑战?

陈:当然,我们现在4个对手,马尔代夫、关岛、菲律宾和叙利亚,因为现在我们国内的疫情,总体上来说出现了一个比较好、非常好的这么一个迹象,当时国外的疫情现在总体上说还是比较严峻,这4个国家,包括关岛也好,包括菲律宾也好,包括叙利亚也好,当然在未来几个月中,仍然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所以今后这几个月,我们继续会和亚足联,和这些国家所在的足协,保持一个密切的这个联系和沟通,因为这里面我们以后面临是,3个主场1个客场,3个主场的整个一个比赛,也面临到这些所在国家的疫情防控情况,这个1个客场我们到关岛,这个确实也会面临整个关岛的防控形势的要求,所以9月份到11月份这个时间段基本确定。

当然这里面的防控,中国足协呢,现在把它作为我们下一步备战的一个重点,我们会和亚足联商讨几个不同的方案,在保证疫情防控要求情况下面,会商讨几个不同方案,但是比赛我相信在这个时间段应该要完成。

白:由于这个疫情,冬季奥运会呢,推迟一年,那直接带来的是女足冲击奥运会这种赛程呢,也会发生改变,最初看到的消息是明年2月份,现在是否确定,接下来女足的集训将如何为这个目标去服务?

陈:女足的整个出现也是今年,或者是明年春天中国足协的一大任务,我们必须要确保女足能够出线参加奥运会,这个女足的备战,整个和韩国队的比赛,会推迟到明年3月份左右,3、4月份这个时间,这个时间段基本确定,那么女足现在的集中培训,集中训练我觉得就是奔着这个目标去的,所以5月份的集中,包括5月份以后,假定说联赛开始,那么主要是让给联赛,联赛一旦就是说,女足还是会以集中为主,主要就是针对我们奥运会的主要对手吧,韩国队吧,做好备战工作。

这个,所有的备战工作,只有一个目标,要尽最大努力,要争取出线。

白:接下来很多的球迷都在关注中超,关注我们自己的职业联赛,今天看到消息呢,德甲有可能在5月16号重启,当然它是过去赛季的结束,而我们要开启新的这种赛季,我知道中超和职业联赛如何进行,绝不仅仅是中国足协就能够定的,但我们为此准备了怎样的方案?

陈:整个中超联赛,就像岩松你刚才讲的一样,这个中国足协呢我们在前一段时间,不断的在优化方案,在比较方案,包括和俱乐部不断在做有效的沟通,目标就是一旦满足疫情防控要求下面,我们准备是希望更加积极地争取早日把联赛能够开展起来,当然联赛开展起来,根据目前的时间情况来看的话,这个和过去、以往的联赛相比较,肯定会有调整,这个调整我们做了3套方案,一套方案是完整版的方案,第二套方面是根据6月根据时间的节点,假定说你6月底能够打,那6月底打到12月底的方案,假定说整个疫情防控要求还要推迟的话,那还有第3套方案。

那总体上来说,有两个基本点,第一个基本点,我们争取要在满足防控要求下面,积极地争取早打比赛,第二个,那这个比赛和往常相比较,那肯定会做一些比较大的调整,这个调整是为了能够保持这个联赛能够有质量的,有效的进行。

我相信广大群众也非常的关注,我相信中国足协一定会积极地,按照整个疫情防控的要求下面,希望尽早把联赛能够召起来,但一开始联赛召起来,可能需要有几场空场,然后逐步地增加观众人数,我觉得这些我相信球迷都能接受。

白:陈主席,假如是从6月下旬开打的话,到12月,这已经是推迟了,和往常相比,但中间你要考虑国家队哪,要考虑亚冠哪,那整个赛程如何考虑,另外你的这种赛程是否会跟往年不太一样?

陈:你讲得完全对,假定说6月下旬能够打比赛的话,我们到12月中旬左右能够结束的话,就半年时间嘛,半年时间你必须留给国家队备战要1个月时间,因为它有40强赛,4场比赛,还有亚冠1个月的比赛,真正留给职业联赛的,实际上只有4个月左右的时间,4个月的时间要完成30场的比赛,就是联赛啊,还不包括足协杯,那简直是不可能的,所以接下来,就下一步假定说我们下一步要做联赛的话,那这个方案可能要做比较大的调整,可能会分成2个组,AB两个组,然后通过第一阶段的这个交叉赛,然后到第二阶段可能会变成淘汰赛,这样的话才能保证各级国家队、联赛、亚冠,都能得到保证,否则的话,互相都不能得到保证。

陈戌源

陈戌源

白:那像您这个介绍的话,是否有点像南北分区,然后可能打出优胜者去争冠,然后在这个分区中的过程中,这个失利者去保级?

陈:嗯,基本原理就是这样。我们按照去年的排名,然后会把它作为一个分组,分组以后,然后打出来会出来4强,然后各组会有8强,然后8强再打淘汰赛,留下来的8强然后去打保级赛,保级区的比赛。

白:接下来正好也有一个网友会提出一个问题,因为和我们整个职业联赛和我们整个防疫有关,我们先来听一下。

网友:您好,我是微博视频博主“睿智先生”,我也是一个铁杆的足球粉丝,然后我的问题就是,如何中超联赛开赛,那那些大量的外援他们能回来吗,他们怎么办呢?

白:中超如果开赛,外援回不来,或者怎么办?

陈:现在这个是个难题,因为根据我们知道的情况,现在接近有1/3左右俱乐部的外援,都没到齐,包括有些球队的主教练都没到齐,但是坦率讲,联赛的整个比赛,我们当然会考虑到这些俱乐部的情况,但是不能够要完全等到他们都归队了,才去打联赛。

一旦联赛满足防疫的条件了,我们就会积极地去争取比赛,而不是说一定要等到外援到齐以后,才能比赛去,否则会对其它俱乐部造成很大的不公平。

白:对,接下来不仅仅是要关注中超,因为传言也很多,包括中超俱乐部的U23,打我们这个中乙,然后包括我们国青去打什么样级别的比赛,这一切是否会在今年变成现实呢?

陈:嗯,我们这一段时间专门研究了,中超预备队打中乙的问题,因为预备队联赛这些年,普遍反映效果很不好,质量也不高,我觉得对队员来说,伤害也很大,因为运动员如果没有高质量比赛的话,对他的职业生涯都会产生重大影响,所以呢我们提出来,这个中超的预备队去打乙级联赛,这个打乙级联赛,对提高乙级联赛的观赏性,包括对提高这些中超预备队队员的整个技战术能力,整个比赛能力,都是非常有帮助的。

这件事情,我们听取了绝大多数俱乐部的意见,绝大多数俱乐部都愿意来参加乙级联赛,因为这件事情基本已经定了,还有国青队要打乙级联赛。国青队这支队伍,说到底要担任着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整个备战任务,所以这支队伍同样也面临比赛少,比赛质量不高的问题,队伍需要从现在开始,为2024年谋划,为2024年做准备去,所以基于这个考虑,我们提出来国青队要去打乙级的联赛。

国青队参加乙级联赛,对于国青队的成长,也是非常有帮助的,当然这里面涉及到很多技术性的问题,比方说这个你能不能升级?积不积分?因为对乙级俱乐部也是一个,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总体上来讲,这些队伍参加乙级联赛都要积分,但是原则上不会加入到最后的升降级,这个比赛当中去,因为不积分这个比赛的质量会受影响,但是升降级会对现有的俱乐部会有影响,所以中超预备队包括国青队,打乙级联赛要积分,但是不会去参与到最后的升降级当中去。

白:接下来我们当然要关注的是,疫情对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影响,其实这已经是一个世界问题,首先一个问题,除了我们通过新闻了解,这个山东的这个费莱尼,他是作为输入性病例,他是这个确诊也治愈之外,我们其它的职业俱乐部球员是否有确证病例?

陈:应该来说今年的整个疫情,我们根据体育总局的要求,包括足协和我们各个俱乐部的努力,国内的职业球员,基本上没有一例感染上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的,我觉得这应该来说是让人感到欣慰的,当然国外的输入,主要是中甲的一支球队和山东鲁能的费莱尼,这个总体上来说这两个队友都是轻微感染,都已经痊愈了,到目前为止,各个联赛的所有职业运动员,现在都在集中训练,但是这个训练状况都比较正常,没有人因为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来影响训练和比赛的,目前为止。

白:接下来我们要关注的是职业俱乐部在疫情下的生存状况,您相信一定也在关注,包括类似德国沙尔克04这样的俱乐部都有可能出现倒闭的可能,我们的职业俱乐部是否出现了很大的运营上的这种问题,我们是否有相关的帮扶计划?

陈:嗯,我们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不同程度都出现了财政经营上的困难,我到足协以后一直讲,这个我们一定要有一个健康的职业联赛,没有一个健康的职业联赛,职业联赛是不可持续的,健康的职业联赛首先是财务平衡上的健康,没有财务的平衡,你要做到健康是不可能的。

我可以说我们现在职业联赛,中超、中甲、中乙几乎都没有盈利的,投入都非常巨大,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又加上这次疫情影响,这个各个投资人对各个俱乐部的经营都产生一些重大影响,在这情况下面中国足协非常关注。当然,中国足协要从现金上去帮助他们,坦率讲,中国足协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这个中国足协受疫情影响,今年的收入本身也是受到了重大影响,我们更重要的是要在政策上,规则上要去帮扶这些俱乐部。

各级别职业联赛均出现经营困难现象

各级别职业联赛均出现经营困难现象

比方说,我们在这个规则上,就尽量减少各俱乐部的一些基本投入,尽量减少俱乐部在其它的一些这个比赛训练当中的一些额外开支,从政策上来支持各个俱乐部去,还有一个就是,应我们职业俱乐部的要求,我们中国足协这两天会出一个倡议书,我们整个职业俱乐部,就中甲、中乙、中超,大家普遍接受,普遍按照这个俱乐部的意愿、按照球员的意愿,大家普遍地实行临时性的降薪,就从3月1号到整个联赛开始期间,临时的降薪,降薪的幅度在30%-50%,由俱乐部和球员进行个别商量,我希望我们所有的运动员能够正确地对待这次临时的降薪措施,因为这对俱乐部的发展是有利的,对球员的长远发展也是有利的,我们不能光想到当下,不想到未来,不想到未来,光有当下,这个当下也是不好过的,当然,会对一些球员的日常生活计划产生一定影响,但是我觉得这个影响相对俱乐部来说,你还是小事,俱乐部它的整个投资人的财务安全,我觉得才是最根本的。

白:这里还涉及到一个问题,外援也会减薪吗?

陈:外援也是一样,嗯,我们这段时间为什么这个减薪计划,大家感觉到出台很晚了,你应该早出台,为什么到今天才出台,到这两天才出来,就是因为我们跟国际足联做了非常多的沟通,国际足联也非常认同我们的观点,所以假定说如果我们对国内球员限薪,对国外球员不限薪,那是不公平的,假定说,俱乐部要去限薪,国内球员他也不做,那我决定这个限薪,它的意义就会收到很大影响,所以一旦要限薪就包括国外球员,国外球员限薪如果有不同意见,你要到国际足联打官司,那国际足联会支持我们的,因为国际足联认为我们提出的这些要求,合理的降薪,是符合预期的,是符合当今疫情下各个俱乐部采取的自我的一个控制措施,它觉得是应该支持的。

白:陈主席,接下来大家其实关注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在疫情期间关注度有所降低,但是现在又开始关注,那就是职业联盟的成立,按理说职业要按原定计划应该已经成立了,但是现在似乎推迟了,甚至有人说可能就是,怎么说,“停摆”了,会这样吗,职业联盟会不成立吗?

陈:职业联盟不会停摆。事实上,我们职业联盟的组建,我实际上说过去年就应该完成的,去年为什么没有完成,因为职业联盟,因为开始我也当过职业联盟的筹备组组长,当时的设想是职业联盟变成一个企业化组织,然后职业联盟主要管中超的整个管理工作,后来我们认真学习了中央50条的改革精神,感觉到中央50条把职业联盟讲得非常清楚,职业联盟就是个社团法人,职业联盟应该统筹管理中超、中甲、中乙球队,所以后期呢我们按照这个思路,对原来的职业联盟方案做了一点调整,那么这个调整需要一点时间,需要跟原来的相关部门做比较有效的沟通,包括和俱乐部要做一些有效的沟通。

职业联盟筹备工作进入尾声

职业联盟筹备工作进入尾声

到目前为止,我可以说,职业联盟(的成立)已经到最后的尾声了,所有的章程我们也听取了很多人的意见,包括和有关部门也做了很多沟通,所以章程基本已经确立,我相信最多一两个月时间,职业联盟就可以比较顺当地能够组建起来。

当然,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个问题,前一段时间很多,有些媒体认为,中国足协为了市场这个权力不肯放手,我觉得这呢,肯定是不太准备的,中国足协对职业联盟要应放尽放,中国足协和联盟的关系主要是监管,我们是伙伴关系嘛,主要是按照政策法规,我们要去进行监管,然后呢我们首要是服务,为联盟要服务好,所以职业联盟组建以后,有关职业联赛的市场也好,赛程赛列的安排也好,裁判也好,等等,都要放给职业联盟,他们为主来进行管理,足协主要是服务和监管,所以有关俱乐部尽管放心,我们不会把这个权利拿在手中,我们希望联盟能够运转好,联盟运转好,对职业联赛会带来很大的好处,中国足协最大的境界是,让社会各种力量,来帮助中国足协发展,我觉得是中国足协最好的境界。

白:这次疫情呢?也被迫使你们非常忙碌的脚步被迫暂停,去网上办公等等等等,但是这段时间您思考了一些什么?足协必须冲破什么样的一些阻力,是否会将改革进行到底?

陈:坦率讲,这两个月,确实是有一些时间去想很多问题。我觉得主要想两个问题,一个是讲中国足球的未来,第二个是想,怎么来深化改革。这个,想中国足球的未来,就是想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想怎么把青训更加有质量地能够推动起来,想中国足协在整个青训体系中我们应该扮演怎么样的角色,我们应该做什么工作,我们怎么把青训更好地做起来,这是未来一个最主要的方面,第二个,想改革,就要达到一个美好的未来,中国足协必须要让人家看到每年有进步,让人家看到希望,那必须要改革,必须要深化改革。

对足协来说,改革是全方位的,不过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包括整个国家队的管理体制的改革,各级国家队的管理体制的改革,包括联赛的整个改革,包括我们讲青训体系的整个改革,等等吧,我觉得改革是全方位的,当时改革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全面展开。

我觉得当下来说,我觉得是抓好三方面的改革。一个是说,各级国家队的组建体系的改革,这个改革也必须要抓好,我觉得国家队的备战非常重要,就中国足协角度来讲,我们既要当下,又要未来,没有当下我觉得广大群体会不满意,我们不能光给别人描绘一个未来,还没当下,当然光有当下没有未来也不行,所以当下……

陈戌源

陈戌源

白:陈主席,我要打断您,只有30秒的时间了,今后这种泡沫化的发展是不是不可持续了,降薪一定是有可能的?

陈:降薪不是有可能,是必须的,必须要用壮士断腕的态度,重新塑造整个职业联赛的财务体系,一定要把泡沫化的泡沫要挤掉,不挤掉泡沫中国足协就没有未来,所以一定要下很大的决心,挤掉泡沫!

白:非常感谢陈主席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而且我要补充一句,其实陈主席特别想谈的是对国少今年比赛的这种关注,因为他认为跟中国足球未来的十年都紧密相关,我补充这个信息。

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平台删除

推荐阅读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热门标签